建筑企业工程资质合作的有关问题

9
发表时间:2019-12-09 14:10

资质含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当事人是发包人和承包人。发包人指工程建设单位,又称业主。我国法律未对发包人资格未明确限定,一般要求其通过合法、完备手续取得工程发包的主体资格。承包人指承包单位,又称施工企业、施工人。承包人是直接进行建筑行为的主体,其综合素质和能力是保证建设工程质量的前提条件,因而法律对承包人的主体资格要求严格。按照我国《建筑法》第13条规定,笔者认为施工企业资质是国家建设行政管理部门以建筑施工行业从业标准为依据,对建筑施工企业的人员素质、管理水平、资金数量、技术装备和建筑工程业绩等条件进行审查,并以颁发证书许可从事建筑施工活动的一种从业资格。

建设工程资质合作施工合同是指承包人完成发包人委托的工程项目的施工,发包人按期验收并支付报酬的合同。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作为一种特殊合同,除满足合同生效的基本要件之外,还必须符合强制性规范的要求,其中资质是一项强制性要件。本文基于我国现行法律、法规规定,探讨资质对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效力影响。

我国建筑企业资质分为施工总承包、专业承包和劳务分包三个序列。不同资质序列分别划分为若干资质类别,各资质类别又划分为不同等级标准。发包人从事房地产开发项目应该具备相应的房地产开发资质,但法理上认为,发包人没有资质或者超越资质签订的施工合同并不认定无效。

企业在申报材料时,所提供的企业业绩、技术骨干个人业绩、毕业证书、职称证书、劳动合同、社保凭证等多有弄虚作假的现象。即使在上海这样的发达地区,对企业业绩、社保凭证等信息采取了联网共享的控制手段;对企业业绩、个人业绩采取了专门的征询核实制度,其弄虚作假现象还是屡禁不止。由此可见,不发达地区的此类现象恐会更严重一些。

企业内部资质管理自欺欺人。企业资质中的各项要素,基本都是企业运营所不可或缺的资源。然而,在企业的自我管理中,却是将资质与管理区别对待,形成了“两张皮”。一是企业注册资本金的抽离。主要表现在施工总承包企业,由于其注册资金量大,动辄数千万元,甚至数亿元,因此往往在取得营业执照或工商变更后,未申请资质,资金已经抽离。二是技术人员的抽离。为了满足资质标准对技术人员的要求,在申请企业资质或资质晋升时,东拼西凑,借调、挂靠一些注册人员及职称人员,一旦取得资质,人员立刻抽离。

现行资质管理制度鼓励企业做大做强。在资质与经营范围紧密相关的情况下,无论是设计、施工还是其他建设工程企业,唯有不断地谋求高资质多专业,才能得以拓展企业的经营业务。这些导致企业一味地追求做大、做强,而不安于做好、做专,分散了企业管理的精力,限制了中小企业的发展。同时,起码的资质要素也让企业背负了沉重的人力成本,不利于行业的发展。现行资质条件下的普遍挂靠现象。当资质等级与企业的经营能力成正比时,资质就成了企业的生产资料之一。由于资质门槛的存在,资质也就自然成为了稀缺资源,这就为“寻租”提供了机会,资质挂靠也就应运而生了:一种情况是当企业资质等级低于拟承接项目的等级时,为规避超资质承接业务的违规行为而采取了“挂靠”行为;另一种情况是当没有资质的企业或个人,因为有机会承接到业务,于是亦选择了“挂靠”方法。这种行业内普遍存在的依附性“挂靠”行为,形成了高资质企业一头独大的倒金字塔结构,对建筑市场的正常经营产生了很大的危害。


友情链接

 联系地址:成都金牛高新技术区蜀西路46号7栋1号                       监督投诉电话:15583888888(微信同号)